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仙诵

第一百七十五章 结局大章

仙诵 陌斐FM 6766 2020-07-31 19:05

  

  栾珺和玄立!

栾珝的妹妹的弟弟,玹耳与栾珺不熟悉,不过是五万年前见过一面,可对玄立却颇为熟悉。

印象中,栾珺是敢爱敢恨的刚烈性子,而玄立则常听栾珝提起,每次提起他都赞许有加。

他虽为婢女所生,且自小不受待见,可为人却谦逊温和、单纯无害,丝毫不受影响,实属难得。

且以实力而论的狐族内,玄立实力与栾珝伯仲之间,不过在众人眼中他因血统不纯正,出生卑微,一直不受重视罢了。

在兄弟姐妹中,栾珝与他可谓投缘,完全没有因他的出生而另眼相看,平时与他来往密切,闲来无事就两人切磋交流。

桑榆可谓是触碰到栾珝底线了,只是玄立修为比她高深,怎会轻易落入她手里?

莫不成是中计了?

玹耳想到的,栾珝也是狐惑,九扇狐尾白光越来越大,怒目而视,警告道:“桑榆,尔可知在做什么?”

“知道。”说着桑榆地翅膀射出一枚羽毛,凌厉如箭般射入栾珺的肩膀。

栾珺闷哼一声,怒道:“臭鸟!有本事直接杀了我!”

桑榆轻哼一声,一枚羽毛又射入她另一边肩膀。

栾珺痛得眉头紧锁,却没有喊出声音,愤怒地瞪着她,而后瞪了一眼淡然的玄立,不屑嘲讽道:“你少在这演戏恶心我。”

“大哥!别管我,杀了她和这个叛徒!”

叛徒?

栾珺性子刚烈,可却不会不辨是非,无故指责一个人。

玄立依然淡然,不过他看了她一眼道:“二姐是要借此机会要杀了我吗?平时你就看不惯我。”

“对,我是见不惯有人狼子野心,却装得一脸谦谦君子的样子!”说完,栾珺鄙弃的哼了一声。

“吵死了!”

桑榆不耐地瞪了他们一眼,与此同时两枚羽毛插入玄立的肩膀上,警告道:“再吵嚷就让你们生不如死!”

“来呀!谁怕你!”栾珺不屑地别开头,冲着栾珝就说道:“大哥,你别磨叽啊,快点动手杀了他们!”

“闭嘴!”

栾珺谁都不怕,就怕他生气,立即噤声不敢再多嘴。

栾珝警告她一眼后,看向桑榆问道:“说吧,想要怎样?”

桑榆嘴角微扬说道:“简单,让玹耳交出玉心石和放了浦时。”

“不可能。”栾珝毫不犹豫地回了她。

桑榆不怒反笑道:“栾珝,你是要看着他们死吗?”

话间,桑榆双手对准了栾珺和玄立的胸口妖丹位置,提醒道:“可是,你别无选择。”

“你若不答应,待我吃了他们妖丹,妖魔群涌而上,你能阻止的了吗,现在告诉你,不过是看在曾经的份上,答应你不杀他们罢了。”

栾珝沉吟间,看了一眼玄立依然淡然的表情,神色凝重道:“是你对不对。”

“为什么?”

玹耳看着栾珝凝重的神情,有些不解。

“终究还是躲不过你的眼睛,不愧是大哥,可是他有瑕疵。”

随着声音缓缓传来,一个白色身影飘落在桑榆之上,笑得温润,身上的魔气浓郁。

魔蛊之母竟在他身上,他出现时浦时发出共鸣般剧烈挣扎。

两个玄立?

玹耳惊疑地多了他几眼。

栾珝凝眉道:“木偶替身,没想到你练成了,若不是听你曾经讲过,且他神情与话语都与你平时不大一样。”

“那便是废品了。”玄立一个拂袖,木偶玄立变燃烧起来,表情依然是淡然。

栾珝凝眉道:“为什么?”

“为什么?”玄立忽然大笑声,嘲讽道:“大哥,曾经我敬你,崇拜你,可是你却背着我对我母亲做了什么?”

听出端倪,栾珝不答反问道:“做了什么?”

见他还装糊涂,玄立怒声呵斥道:“你和族里那些人瞧不起我母亲的身份,对她做的那些龌龊之事,难道还要我替你一一道来吗?”

慕容氏那个贱人!

栾珝忍住心中恼火说道:“与你相处这么久,难道我的为人就是你看到的是这些?”

玄立冷哼一声道:“知人知面不知心,起初我不信,可是看到我母亲因被凌辱而自杀,留下的书信后让我才恍悟你假仁假义一面,你不过是想借我来赚取名誉罢了!”

“吾乃妖魔之首,还需要尔来博取名誉吗,若真想要她,还需要如此大费周章吗!”栾珝怒了,气他这个糊涂弟弟,更气那个贱人竟然以自杀刺激他!

见他不说话,栾珝继续道:“玄立,你可记得我给过你一枚戒指。”

一枚破旧如生锈般的戒指出现在他掌心之上,玄立不屑道:“破戒指,当年我真傻,还将它视为宝贝珍藏着!”

在他要将它扔了时,栾珝沉声道:“那是天尊戒!”

“大哥,你疯啦,将天尊召戒给他!”栾珺一听急呼着。

桑榆也微微一怔,随后眼眸一沉,慢慢向一旁移动,若无其事地看着那枚戒指。

“这破戒指怎会是妖魔之首的戒指!”

天尊戒乃妖魔之首的传承戒指,只要得传承人认可,戒指尊灵认可,那他便是一人之上万人之上的妖魔之首。

玄立不信时,栾珝手心一抬,戒指悄然出现在他掌心,天尊戒表面上的锈色褪去,隐隐泛着红色幻光。

玄立怔住了,竟然是真的?

他早已将妖魔之首的位置传给自己,那母亲的信和那些事都是她捏造出来的?

玄立一时间难以接受。

栾珝叹道:“玄立,收手吧。”

“迟了,已经无法回头了。”玄立凝重地看了他一眼,继续道:“魔蛊一旦宿体便无法将其驱除,而且隐约间,它的强大已不是我能阻止的了。”

桑榆嘴角微扬,凌厉红光环身,她拿出一只八面铜球,轻轻摇晃间,玄立瞳孔骤然一缩,眸色渐渐变得深紫色。

“将天尊戒夺回来!”

她一声令下,玄立露出九尾,发出紫色魔气,如傀儡般朝着栾珝而去。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好你个桑榆。

玹耳怒哼一声,此事控制着浦时不得抽身,殷小淞等人一同攻向桑榆。

与此同时,叶司胤他们也群涌而上,叶司胤保护着桑榆,虽然知道她一直欺骗自己,可心却一直想着她,心甘情愿。

银弓目标不在妖魔之首位置,而是玹耳的命,命令众蛇妖攻向玹耳。

天帝想着玹耳控制着浦时,他不可放出,便命令众仙神保护她。

二次大战骤然而起,天下传来不断的打斗声,玹耳神听凡界情况,无处不传来哀哭声。

脑海忽地出现六界浩劫,天下灭亡的景象。

玹耳回过神,景象消失,这是短暂的预知。

“玄‘清灵空明’四玄气,聚五行四象于体,阴阳八卦于形,吾以主令,得尔所能,时之秘术珠入玉魂……”

“玹耳!”栾珝大惊,可玹耳却没停下来。

随着她一声声轻诵,时之结界从她体内逐渐扩大,所到之处,时间静止,所有人渐渐被定住不得动弹,连天帝众仙神已不例外。

玹耳不惜催炼玉心石将棉泉灌入时之结界,时之结界加快扩散,直至天际的尽头。

“时之倒流。”

随着她一声落,结界顶上弧光聚焦成点,发出亿万道流光,流星般坠落在人间,落入每人每物每处角落,天地犹如万点星光般绚烂,顶端流光洪泉落入玹耳体内,贯通全身,无形无味,只剩流光轮廓。

随着玹耳体内发出万道霞光,天地星光发出万丈光芒,将整个天地陷入白蒙蒙一片。

天地万物如逆流般掠影而过,流光泉玹耳化为万道星光,点缀万物。

盈盈星光逐渐淡去,无哀哭声,无战乱声。

时间回到了五万多年前,大战前一个月的深夜,玄立之母慕容氏自杀的那晚,计划开始的一夜。

那晚栾珝担心玄立,便来看他,看到他桌上用书籍下的信件良久才说道:“你相信慕容姨的话吗?”

“我乃妖魔之首,你觉得我需要你来博取名誉吗,而且我若真想要她,还需要如此大费周章吗?”

“你可记得我给你的那枚戒指?”说着,栾珝召回戒指,戒指锈色褪去,露出隐隐红光。

“天尊戒?”玄立呆楞道:“大哥,要将妖魔之首位置传于我?”

“我传于你,至于能不能让戒灵承认你便是你的造化了。”说着栾珝又将戒指给了他。

玄立接过戒指心虚道:“大哥,你信我?”

“我一向相信你。”说着栾珝就转要要走。

玄立急喊道:“大哥,你要去哪?”

“去找一个虚无缥缈的人,玄立,小心桑榆和天帝。”

话落,栾珝便消失在原地。

自此,无人知其踪影,也无人知玹耳是死是活。

传闻,清灵玉神玹耳舍身救下六界,换六界安定,香消玉殒。

传闻,清灵玉神玹耳化为流光泉,环游与未知的世界中。

传闻,清灵玉神玹耳是空中一颗星。

传闻……很多。

栾珝走遍天下寻她。

转眼千年过去,栾珝来到一灵脉上,林间传来悠悠曲声,灵气随着曲声入耳让人心神宁静。

栾珝被吸引而去,曲声从一间木屋传来。

栾珝走了进去,一个妙龄美女子坐在院前,梧桐树下,一杯酒、一壶酒、一只白兔,一架古筝。

指尖轻抚于弦上,悠悠曲声,缓缓入耳。

女子起来脸颊有个小酒窝,甜美可爱,她指尖停了下来,问道:“公子,擅入寒舍,所谓何事?”

“曲子很好听。”

千年来,栾珝第一次笑了。

——(全书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