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七零异能小娇妻

第九百六十一章 返校

七零异能小娇妻 晏辽 8442 2020-06-25 16:02

  

  大汉倒是个讲道义的人,无论宋一然怎么逼问他,他都绝口不提他背后的人,为此他可没少吃苦头,肚子上挨了好几下,眼冒金星,可就是咬着牙不说。

见他这么刚,雷千钧倒也佩服几分。只不过他手下的小弟就没这么讲义气了,有知情的,三两下交待个干净。

“具体是谁我不知道,但是我们老大欠人家人情,说是姓曾。”

姓曾?

这倒是让宋一然和雷千钧觉得挺意外的!曾家自己的事情还没弄明白呢,这就开始报复上了?

“叫什么名字?”

“没,没记住。”

宋一然又问,“男的女的?”

“男的。”

宋一然心里有数,估计是曾源旭,但是你媳妇给你戴绿帽子这事儿跟我有什么关系啊!或许是迁怒?觉得要是没有她,所有的事情都不会发生?

“我觉得他应该谢谢你。”雷千钧挑了挑眉,意思不言而喻。

宋一然极为赞同,“我也这么觉得!”要不是她,曾源旭就要当便宜爹啦。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

“你回去给姓曾的捎句话,就说……”宋一然摸着下巴想了想,然后挑眉,“他活该喜当爹。”

嘶~

这话够狠的!

雷千钧忍不住竖起大拇指,给自己媳妇点了一个赞!

小弟只敢点头,不敢答应!再说他们也见不到姓曾的啊!

“本姑娘今天心情好,都滚吧!下次再敢来,可没有这么便宜的事情了!”

所有人都连滚带爬的往外跑,有几个有良心的,跑过来扶起他们的老大,踉跄着离开了。

“不是李家的人!”宋一然轻笑一声,“没想到李业还挺能沉得住气的。”

“或许是我们把事情想得复杂了。”

“什么意思?”

雷千钧拉着宋一然往外走,边走边说:“李业或许并没有我们想的那么厉害!李新海如果真的是……那么他对李业又有多少父子之情呢!”

雷千钧分析,李新海不可能把什么都告诉李业,说白了,李家众人,李家的一切,都是李新海的垫脚石。他利用李家的资源,做自己的事,甚至很可能无极封地里到底有什么,他也没和李业明说。

“你说得对!”宋一然也很赞同雷千钧的这个想法,“幸亏李新海身体不好,如果他是个身体健康的人,再配上他的智商和计谋,那结果只怕是另外一番样子了。”

要是真的这样,只怕李家都不需要,他自己就能搅个天翻地覆了。

“幸好!”

“所以说老天爷是公平的啊!”

“嗯!”

两个人回到了家里,又有‘惊喜’等着他们!

“然然,你看,捡宝真的自己找到家了。”徐英红迫不及待的向儿子,媳妇儿报喜,完全不知道这根本就是小两口一手策划的。

宋一然表现出惊喜的样子,抱着捡宝一顿揉搓。

狗子反应不过来,觉得主子怎么好像突然热情了不少?演戏吗?

两人只字不提遇到袭击的事,和狗子玩了一会儿,就各自休息去了。

隔了没几天,就收到考察队回京的消息。

宋春华那边很忙,盯人也盯得紧。他让自己的人过来给宋一然传话,让她尽期一定低调,尽量不要出门,待在大院是最安全的。

宋一然猜测,宋春华一定是有了什么发现,但是又不能确定,所以让她不露面,采取最保险的方式。

她自然没有不依的,反正她也没有地方可去,干脆就在家里陪徐英红,顺便翻翻许久不动的课本,学习一下新知道。毕竟她还是个学生嘛,功课也是很重要的。

又过了几天,关于李家的事情突然就闹得沸沸扬扬的。

李昆晚节不保,说是查出了许多的问题,只不过问题不是太严重,但是一些比较严重的处罚还要的。

李业就更不用说了,问题一大堆,李昆的事儿,八成都是受他连累造成的。

李家独善其身的,只有李绩。他只是一个文化馆的馆长,各个方面都是清清白白的,不怕查!最后的调查也证实了他确实没有问题!

宋一然收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如同身在梦中,“李家,就这么完了!”

大公子,这个像梦魇一样的人,和他身后的倚仗,真的就这样倒了?

“那你还要怎么样?”雷千钧似笑非笑的问她,“难不成真的要血流成河,死伤无数才算完?”

也是啊!

宋一然思忖了一会儿,也回过味儿来了。

他们生活在京都啊!血流成河是根本不存在的!小打小闹的情况,人家是不想管的!要是想管,谁又能脱离得开这个圈子的约束?

跟孙猴子翻不出如来的手掌心是一个道理!

“懂了。”

雷千钧揉了揉她的发顶,“所以,只要有证据,只要想找,就这么简单。”

不仅李家,宋家也是一样!

区别只是,李家和宋家的本质不同。

宋一然略有些惆怅地道:“不知道为什么,我这心里突然空落落的。”就好像一腔的踌躇满志,突然就化成了轻烟飞走了。把心吊得高高的,结果什么风浪都没溅起来,还没开始,已经结束了。

“这样不好吗,平淡的过日子才是最好的。”

宋一然点头,“只是有点不适应。”这一路走来,她经历过太多,太多的事情了!眼下突然一切圆满了,她就有点不知所措了。

“我明白的,晚上舅舅会过来,到时候就什么都清楚了。你呢,放松心情。”

“老气横秋。”说完她自己都笑了。

雷千钧故意板起脸,“你嫌我老是不是?”

宋一然痴痴一笑,“没有!刚刚好。”

到了晚上,宋春华果然来了。

“舅舅,你吃过晚饭了吗?要不要给你煮点东西吃。”

徐英红知道他们有正事谈,早早的带着雷莹莹去邻居家了!看会电视,唠会家常,晚点回来。

“不用麻烦,我吃过了。”宋春华好像很疲惫的样子,坐在沙发上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李家的事情听说了吧?”

“嗯!”宋一然把家里的水拿出来招待宋春华,看在他这个舅舅还是非常称职的份上,就给他喝点勾兑的神仙水吧!

几口水下去,宋春华觉得自己精神了不少,好像没有之前那么疲惫了!他也没多想,把杯子里的水全部喝光以后,才开始讲述事情的始末。

原本上面早就注意到李家了。

李昆这几年为李业擦了不少次PP,他的面子大,许多人都吃这一套。卖个面子,交换人情,本来也是正常的事,但是捌叁年的时候,有些事情是超出人们的想象的。李业的野心不小,加上儿子的鼓动,头脑一热就做了不少事情。

“他其实没有那么多事儿,我猜测是他儿子打着他的旗号做了不少事。李新海已经死了,所以算总账的时候,就只能算到李业的头上。”

宋一然点了点头,这倒是有可能。

“所以啊,这件事不过是一个导火索罢了。那些科考队的人也不是傻瓜,特别是那个安心洁,家里有些人物的,所以风向是怎么吹的,她心里清楚。”

“那个于震侠醒了吗?”

“还没有!他醒与不醒,都不重要了。结果已经出来了!”

宋一然点了点头,“那……无极封地的事情怎么说?”

宋春华看了她一眼,眼中颇有深意。

宋一然心中一凛,面上却不动声色,眨着无辜的眼睛,与宋春华对视。

雷千钧微微皱了皱眉,随后恢复正常。

很快,宋春华收回视线,淡定自若地道:“这件事,暂时压下了,还没有解封。你姥爷从中出了不少力,打消了上面再次去考察的想法。毕竟现在以我们的國力和技术,想要把无极封地的秘密揭开,难度不小。科考队的同志都是宝贝,真要是出了事,损失就大了。”

宋一然点了点头,“舅舅,其实这件事情你们也不用太为难,如果上面真的想去的话,我是可以带路的!而且我对那里也算是比较熟悉了。”

宋春华听了这话,心中一松,他摆了摆手,“这件事情就不要再提了!以后,看情况吧!”

两个人都明白了他的意思。

看来是大领导不想继续研究了,以后,说的是宋春华自己,如果将来他能当上大领导,去与不去再论。

三个人聊了两个多小时,才结束话题。

宋春华被秘书接走了,宋一然呆呆的立在门口好一会儿,才转身进了屋。

“怎么了?”

她的神情有些失落,但好像很快就恢复过来。

“没有,只是觉得……”宋一然做了一个奇怪的表情,“其实也不怪他,他的野心也不小呢!而且,他是外公第二任妻子的孩子,跟我母亲只是同父异母的兄弟,说是我舅舅,也是有些勉强的,能做到这个份上,已经不错了。”

雷千钧笑了笑,轻轻的将她拥入怀中,安抚道:“傻丫头,成年人的世界,就是这么辛苦呢!所以啊,事实告诉我们,单兵作戦很是辛苦,团结才是力量。”

“你又拐弯抹角的想让我结婚。”

“结婚多好!”

“等我毕业就结。”

得~白费心机了。

宋一然过了一个非常安静,舒心的春节。

家里气氛很好,连雷军也难得休息在家,几天没有办公。此时岁月静好,没有了大公子,没有了李家,宋一然的世界俨然一派轻松惬意,她远离了勾心斗角,远离的暗算,不用时时刻刻提防,这种感觉真是久违了啊!

她虽然从来不畏惧风浪,但是谁愿意总在风浪中飘浮呢?

大年初二,宋一然就去了宋家,当然,雷千钧这位准未婚夫是同行的。

她在小独楼陪了宋大勇好几天,又跟宋春华和宋秋实一家子人联络了一下感情,跟几位表哥,表弟(表妹)们混了个脸熟。

初六去见了欧阳若清,关老爷子和黄老太太,收了一溜的红包。

日子过得飞快,转眼就吃完了元宵,离开学的日子不远了。

半年没上学,紧张吗?

宋一然杏眼圆睁,“我会紧张?姐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好嘛!”

雷千钧不置可否,“马上就大二了,宋一然同志!”

“然后呢!”

“离我们结婚的日子又近了一步!”

最近雷千钧好像变了一些,没事就撩她,虽然说出来的情话硬梆梆的,但是这已经很不容易了。

三句话不离结婚二字,像是怕宋一然反悔似的。

“那你要努力多攒点老婆本了,留给你的时间可是不多了呢!”

雷千钧很严肃的挺了挺胸膛,“保证完成任务。”两人相视一笑,怎么看都是甜得齁人。

再次踏入京医大的校园,宋一然不免有些恍惚。

熟悉又陌生的校园,仿佛一切都变了,但又好像什么都没变。

她在这里学习,成长,认识了好多同学,奇葩室友给她带来了不少麻烦,但最终她们化干戈为玉帛。

半年的时间,发生了那么多事情,几次危险关头,她都觉得自己怕是回不来了。好在都解决了!

推开寝室的门,宋一然愣了一下。

寝室里只有陆樱一个人在,她瘦了一些,原来总是挂在脸上的不屑神情已经消失了。她扭头看到宋一然的时候,整个人愣了一下,眼圈居然红了,然后笑着对宋一然说了一句,“你来了,真是好久不见。”

宋一然点了点头,“她们都没到吗?”

两个人之间的隔阂似有似无,但是关系跟以前比起来,真的是改善了好多。

“嗯,我比较近,所以就先来了。”

宋一然把行李放下,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床铺。

上面一点灰尘都没有。

“嗯,我就顺手,大家的我也都擦了。”

宋一然看了她一眼,轻笑道:“谢谢。”这简直不像是陆樱能做的事。

陆樱回她一个微笑,嘴唇蠕动了两下,才道:“我该跟你说声谢谢的,谢谢。”说完,整个人对着宋一然九十度鞠躬。

刚刚走到寝室门口的李北北惊讶的看着眼前这一幕,手里的行李都掉了。旅行包掉在地上,发出嘭的一声。

宋一然回头,陆樱起身,两人同时朝她看了过去。

“那个,我不是有意的……”李北北不自在的咧嘴笑着。

笑得比哭还要难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