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兽灵祭

第八十七章 阎正无私 露馅试探

兽灵祭 洋之极 5808 2020-06-27 17:22

  

  待候卿神力耗尽,被毁了的田地终是全数变回了良田。

不过,阎正为了保险起见,坚持再一次进入结界,对着整片田地巩固了起来。

蚩尤看着一丝不苟的阎正,心里不免感触。

阎正知共工与女巫戚的纠葛,而他又严谨得近乎迂腐,对女巫戚的厌恶可想而知,连带着迁怒九黎,对蚩尤也从来都是冷冷淡淡的,不曾想九黎有难时他竟能倾力相助。

纵是他得令来此,若是无心,也大可消极敷衍,根本不用做到这一步。

难怪当初共工选择将中蛊的秘事交付给阎正,又将句龙及候卿托给他教导,阎正果真堪得上一个“正”字。

蚩尤看向候卿,他的神基打得异常结实,看来也有阎正的功劳。

候卿此时也有些感慨,从前阎正的那些“折磨”,总是将他逼到极致,当初只觉得阎正是在针对他,尔今看来确是大有益处。

譬如眼下,他虽已经力竭,却反而触发了应激潜能,让他得以更快地在守御界中恢复。

不过他恢复得越快,为他守御的蚩尤便需耗费更多神力,更何况他接连守御,难免露出了疲态。

一旁共工见状,上前按住了他,劝道:“你歇一会儿,我来替卿儿守御吧。”

说着,为免他拒绝,回头以神音道:“就让我这个父神为他做些什么吧。”

共工如此说,蚩尤便也不好再说什么,想着等下为阎正守御也是一样,便撤了守御界。

候卿此时已恢复了一些,睁开眼道:“其实不必劳烦替我守御了,换土已毕,我自己恢复足矣,实不必虚耗神力。”

共工却不以为意,坚持道:“无妨,守御术而已,耗不了多少神力,况且还不知凶兽是否会卷土重来,你们还是时刻保持全盛状态为好。”

随即二话不说往候卿周身化了个守御界。

然而,便在守御界成型之际,共工却是脸色一变!

他竟在守御界中感受到了银灵子的气息!

当年银灵子还是不周山外那棵银杏下的虫蛹,被神兽所伤时,共工曾给银灵子设下守御球,因银灵子那会儿还没有成妖,共工守御球中的神力便在她身上留下了印记,从此她只要出现在共工的神术范围内,便能有所感应。

只是银灵子此刻怎会在他的守御界里,莫不是在候卿的……身上?!

候卿知是不知?

共工眸中微闪,脸色不由一沉,眉头紧拧了起来,盯着候卿瞧。

候卿突然感觉到一道视线锁定着他,下意识抬头一看,恰撞上共工晦涩不明的目光,不由心里一沉。

便听共工以神音道:“守御界乃高阶神术,非神族恐难以消受,过犹不及,在里头呆久了,有害无利。”

一边说一边紧紧盯着候卿,不放过他一丝表情。

共工这句看似没头没脑的话,却让候卿双瞳勐地一缩,心里好似被重重地捶了一下!

他陆陆续续在守御界中呆了这么久,银灵子岂不是很危险?!

难怪这么久她都没什么动静,还以为她是听话了,可他怎么没想到,就凭银灵子这跳脱性子,怎么可能耐得住!候卿一时间懊恼不已。

他努力克制着,却抵不过心里的焦急感如星火燎原般,心如火炙,他不动声色地收了自己的守御界,不自觉已霍地站了起来,脸上神色不变,对共工揖道:“我恢复得差不多了,真的毋需再耗费神力。”

过了好一会儿都没听见共工动静,候卿诧异地抬眼看去,便见共工一双漆眸如清洌幽潭,深不见底,看得他心里一突。

共工发现了银灵子!

可银灵子隐匿得这么好,那么多上神无一发觉,便连他自己都觉察不出任何妖气,共工是怎么发觉的?

他有点吃不准共工会如何处理,不便妄动,只下意识将双臂贴紧了身侧。

他虽然神色自若,但这些微小举动都没有逃过共工的眼睛,共工心里咯噔一下,候卿是在维护银灵子!

他虽没有族群之见,却也知离经叛道会背负多少,候卿自身本已受不少争议,更何况银灵子不只是寻常妖族,她当初在昆仑山已引起了五帝的注意,帝君之疑非同小可,若是候卿与其纠葛不清,不但神职无望,更有可能惹来灾祸!

然而银灵子却是实实在在救过候卿,他也不屑过河拆桥,共工深看了候卿一眼,还是撤了守御界。

候卿暗自松了口气,忙向共工一揖,乘此将衣袖抖了抖,若是银灵子无碍,应会有些反应。

银灵子倒也默契,她能察觉到这阵晃动是候卿故意为之,她并听不到共工的神音,不知个中缘由,但还是在候卿的手臂上挠了挠,算作回应。

银灵子也不知为何身上的伤分明一开始已经被治愈了,后来又突然不好了,而且越来越不适。

不过她的状况倒不如共工说的那般严重,先前那些守御界中的神力大多被候卿给吸收了,并没有太多作用在她身上,倒让她躲过了一劫。

眼下守御界被撤了,她倒觉得浑身一松,不适感也减轻了些,她见候卿并没有下一步动作,又看不见外面情形,心里有些不安,想了想,还是顺着候卿衣袖慢慢往外飞。

便见一点点亮了起来,想来外面已是白日,她便胆大了起来,径直来到袖口往外探去。

却不料候卿并不知她的动作,只当她还在手肘处,正巧将手放了下来。

如此一甩,银灵子始料未及,便被甩了出去!

而恰巧此时阎正巩固完成走出了结界,银灵子在空中翻了好几个跟头,眼看着就要一头撞在阎正身上,忽觉周身一暗,随即落在了一个手掌之上。

银灵子只觉天昏地暗,好容易稳下了身子,一口气还没松下来,便见正抓着她的竟是共工!

她想要从共工指缝间溜走,却不防共工猝然将五指并拢,顿时无处可逃!

阎正显然看见了共工在空中捞了一把的动作,只是他此刻神力不济,无力多话,眼神扫向共工,带着疑惑。

候卿看着共工紧握着的手,连忙晃了晃衣袖,却没有再感觉到任何动静,不由心里一沉,不自觉间浑身紧绷了起来。

银灵子此刻也有些害怕,共工的手正越握越紧,好似随时能将她捏碎,其实她要脱身并不难,却免不了会暴露!

在场的这三位候卿长辈想来无一个愿意看到身为妖族的她缠着候卿的,蚩尤容忍她留在九黎是看在女巫戚的份上,共工却未必会放任她!

更何况还有不周山的司戒神阎正在,说不定会直接将她押解,交予天界!

她在昆仑山上并未与凶兽勾结,倒是不怕影子歪,但她得了媱姬容貌,听闻媱姬是天帝最宠爱的天姬,若是天帝认定此举为亵渎天姬,参与其中的怕是都会遭殃!

当初各取所需,她问心无愧,可若天帝到时寻根溯源,便会牵扯出候卿!

若是天帝迁怒候卿……她想都不愿想!

她只要一暴露,便只能逃走与候卿分离;想要不暴露,若共工打定主意要杀她,她根本逃不了,还是要与候卿分离。

不管是生离还是死别,银灵子都不想承受,她觉得自己从未如此煎熬矛盾过。

她透过指缝看向候卿,只见他一如既往地面无表情,长长的睫毛在他脸上投下阴影,也遮住了他的眼睛。

银灵子突然很想知道,若是她真的命悬一线,候卿会救她吗?

于是,她强忍着在这愈来愈危险的感觉下想要逃走的冲动,咬牙不动。

眼看着共工手越握越紧,候卿勐地抬头看向共工,黑眸如波,竟似是泛起了涟漪。

共工看着这样的眼神,心里不由一惊,心思百转,终是怔忡惘然,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

便在候卿准备跨步向前的时候,却见共工突然手一松,随即轻轻一甩,一脸不以为意道:“没什么,小飞虫罢了。”

见共工放过了自己,银灵子心里一喜,反应也是极快,一个翻身落在地上一块土石后,悄无声息藏了起来。

候卿见状,暗自松了口气,见阎正扫了眼银灵子所在那一片泥地,候卿不动声色地往阎正处走了两步,恰将银灵子挡在了脚后。

便见蚩尤不知何时已来到阎正面前,引道:“司戒神这边请。”

对于阎正,蚩尤向来直呼其名,这前所未有的恭敬倒是叫阎正一愣,看向蚩尤,一时倒忘了方才那段小插曲,婉拒道:“不劳再特地守御,此处田地已彻底无虞,我这便回去了。”

蚩尤闻言,也未多坚持,好整以暇地向阎正一揖,郑重道:“大恩不言谢,往后若有用得着蚩尤氏的地方,尽管开口,碧落黄泉,刀山火海,定不负所托!”

“客气。”阎正见惯了蚩尤不讲规矩的嚣张模样,眼下这般谦恭,还着实有些不习惯。

共工看着有些反常的蚩尤,却是眉头一挑,银灵子在九黎,蚩尤不可能不知。

这个银灵子倒是本事不小,竟能引得蚩尤也为她掩护!

共工这般想着,不知为何,眼前竟不期然地出现了女巫戚的身影,共工一怔,耳边仿佛又出现了当年那个少女的调侃嬉笑声。

“将来,我的好友必定遍布各族!”

“你说,要是集齐四族做了家人,是不是能成天地间独一份?”

“若是大家从此无族群之见,该有多好呀!”

……

共工闭了闭眼,心想,罢了,还是改日与候卿好好聊一聊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